潍坊人事考试信息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最新更新
相关文章
潍坊人事考试信息网 > 体育 > 余维立:寄语历史转折关头的中国男子4×100米接力┊田径重磅文章内容
余维立:寄语历史转折关头的中国男子4×100米接力┊田径重磅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18-08-05   点击:

余维立:寄语历史转折关头的中国男子4×100米接力┊田径重磅

2018-08-04 19:38来源:田径大本营田径/短跑/亚运会

原标题:余维立:寄语历史转折关头的中国男子4×100米接力┊田径重磅

本文写于2016年,经作者授权发布

个别内容修订于2018年

编者按:本月底,2018年亚洲运动会将在印尼雅加达揭幕。在田径大战中,中国短跑与接力备受关注与期待。今天,田径大本营刊发中国短跑名师余维立指导的文章——

逆水行舟 任重道远

——寄语历史转折关头的中国男子4×100米接力

作者:余维立,著名男子田径运动员、教练员。1946年生,四川成都人。1964年进入四川省田径队, 1965年入选国家田径队。在其运动生涯中,他先后10多次打破男子200米、400米、4x100米接力、4x400米接力全国纪录,在1974年第7届亚运会上获得男子4x100米接力亚军。退役后,他先后担任国家田径队教练员、女子短跑主教练、男子短跑主教练、国家田径集训队副总教练、田径中心国家队管理部主任、国家田径队短跨队总教练等职。所培养的运动员多次打破亚洲纪录(女子4x100米接力)、多次破全国纪录(女子200米、男子100米、男女4x100米接力)、多次获亚运会冠军和亚洲锦标赛冠军。

2015北京世锦赛以37.92秒的成绩打破亚洲纪录并获得亚军之后,在2016里约奥运会比赛中,中国男子4×100米接力队又以37.82秒的成绩再创亚洲纪录并获得第四名。我国健儿以自己的进步,实现了中国男子短跑项目在世界大赛史(奥运会和世锦赛)上的历史性突破,为完成2015-2016重大任务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为祖国和人民争得了荣誉。

2015北京世锦赛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之间,我们马上要出征2018雅加达亚运会,而2020东京奥运会同样近在咫尺。历史的转折往往就是这样猝不及防。好在时间的流逝和沉淀,能使我们远离赛场的喧嚣和激烈的竞争,回归宁静的环境和平和的心态,可以更加清晰和客观地回顾曾经的历程、认清当前的形势、找准我们的问题,并在此基础上做出正确的选择和决定。

一、曾经的历程和日本的冲击

从1986年正式提出“以接力促单项”的建议迄今已三十年了。三十年来,中国男子短跑项目经历了不同阶段的磨炼,在无数挫折与失败中艰难前行,无数代教练员和运动员参与其中,人们的认识和实践随着情况与形势的变化而起伏升降。终于,我们在2015-2016重大任务的工作中达到了努力的顶峰,取得了比预期更为辉煌的成就和进步。然而,还没等我们高兴多久,新的冲击又将中国男子4×100米项目推向转折的十字路口,逼迫我们在思想认识和工作实践上接受新的考验。

(一)小农意识靠天吃饭的阶段(1986-2010年)——这个阶段的显著特点就是把我们自身的进步寄托在希望他人失败的基础上。

这个阶段长达1/4世纪,由于客观形势和主观认识的多种原因,“以接力促单项”的建议从未得到真正的重视、贯彻和执行。在这漫长的时间里,男子4×100米项目虽然也有过为数不多亮相世界大赛的机会,但都是铩羽而归(特别是1988年汉城奥运会的掉棒犯规和1995年哥德堡世锦赛的功亏一篑)。

虽然缺乏重视和支持是导致失利的很重要的原因,但屡战屡败的结果却使这个项目永远失去了信任,在很长时间里不再有机会,更没有任何支持了。当初我们提出“以接力促单项”的建议,是针对我国男子短跑单项水平尚低无缘世界大赛而采取的一种变通的发展策略,而我们自身并没有对接力项目有足够的认识,没有将接力项目放在进步和发展的准确位置,仅仅当成为单项争取机会的敲门砖。

因此,无论是队伍的组织、任务的要求、训练的水平以及条件的保障等,统统根据不同比赛的需要临时凑合,没有任何标准和要求,也不寄予任何期望。

几十年时间里,在参加洲际以上比赛时,我们自知实力有限,所以总是希望其他参赛队伍多多犯规掉棒,使我们能侥幸进入世界大赛决赛或获得亚洲比赛的优胜。这种靠天吃饭的小农意识,把我们进步的主动权交给他人,乞求以他人的失败,恩赐我们“进步”。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

一方面,我们满足于国内争雄、安于小成、胸无大志、小富即安,在1997-2011年14年时间里男子100米全国纪录仅提高0.01秒(10.17-10.16),而相同时间的12年时间里,男子100米世界纪录提高了0.21秒(9.79-9.58);在15年时间里男子4×100米全国纪录仅提高0.03秒(38.81-38.78),而两届奥运会4年时间里(2008-2012),男子4×100米世界纪录提高了0.26秒(37.10-36.84)。

另一方面,在国际竞争中我们没有乞求到任何“成绩”和“进步”,总是以失利告终。最可笑的是2008北京奥运会,依靠东道主天时地利人和之便,以及7-8支队伍犯规被罚的条件,我们以极低水平的成绩跻身4×100米决赛,这本来是已经板上钉钉的进步机会,却被我们自身的失误造成犯规被罚(对形势的误判、临场的失误和对规则的不解)而断送了。几十年的惨痛经历证明,小农意识靠天吃饭,把我们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这条路永远也走不通!

(二)自力更生掌握命运的阶段(2010-2016年)——这个阶段的特点就是把成绩和进步寄托在自身努力的基础上。

2010年广州亚运会比赛,是中国男子短跑项目的转折点,我们依靠自身的正常发挥夺得男子百米冠军(广西名将劳义,亚运夺冠10.24秒,当年他创10.21秒PB),这是我国参加亚运会比赛36年以来第一个男子短跑单项冠军;同时由于日本队预赛犯规被罚我们又获得男子4×100米冠军,这是自1990北京亚运会后20年来再次夺冠,并且还以38.78秒的成绩打破了已保持15年之久的全国纪录(提升0.03秒)

2010广州亚运会

但比这些进步更为重要的是时任田径项目主管部门主要领导认可了“以接力促单项”的建议,并决定贯彻实施。其认识简单而清晰——日本人能够做到的,我们一定也能做到。而那时,日本队已经获得4×100米项目4次奥运会前八名(2008年获季军,后递补为亚军),6次世锦赛前八名,单项成绩也比我们高许多(100米,10秒VS10.17秒;200米,20.03秒VS20.54秒)。

注:这是当时2010年的数据。

我们在总结2010-2016年工作时,一直强调领导的重视、决策与支持是取得进步的先决条件,这是事实而绝非阿谀奉承。有人会说地球离开了谁都照样会转,这当然也是事实。但是一项事业一个组织的领军人物往往关乎事业和组织的兴衰,关键决策也会直接决定事业和组织的前途与命运,这更是被无数历史所印证的事实。

没有当时的决策,中国田径的工作照样可以搞下去,只是在这个阶段可能没有2015世锦赛和2016奥运会的突破,而中国男子短跑项目可能至今还在亚洲二流水平徘徊。由于领导的重视与支持,男子短跑项目开始有了自己准确的定位,4×100米项目成为争取进步的突破口。我们很快组建起一支相对稳定的接力队伍,面对亚运会世锦赛和奥运会任务,这支队伍由非重点—次重点—重点不断提升,组织结构也由分散与集中相结合—集中为主分散为辅—高度集中。我们在人员配备、经费、训练场地器械、医疗恢复、营养补充、参赛机会、科技服务等所有方面都得到了与重点优势项目相同的支持和保障。

过去20多年时间里,接力项目要想参加一次世界大赛(世锦赛或奥运会),得打许多申请说明理由然后层层审批;即使允许参赛,也不会有任何适应性比赛或热身赛的安排,临时组队直接奔赴世界大赛赛场,成功率自然很低,心理上也很自卑,去好几个人连一分也拿不到,在代表团中像后娘养的抬不起头来。

而从2010-2016这一周期,由于领导的重视和支持,使长期处于停滞和落后状态的短跑项目,逐步恢复了重新崛起的信心。在这一周期里,领导主动要求我们达标参加了三届世锦赛和两届奥运会,还有其他许多比赛。

2012伦敦奥运会时我们的成绩水平尚低,为了争取参赛资格,在2012年4月中旬至7月1日两个半月时间创造各种条件让我们参加了国内外12场比赛(平均每周一场),使我们获得了训练中难以获得的宝贵的经验与教训、认识与体会,全方位提高了队伍的实战能力。

2012伦敦奥运会的备战参赛有两件事使我们这支队伍深受教育。

第一是在伦敦奥运会预赛中我们大幅度提高成绩(38.38秒,比2010年提高0.4秒),我们以为完全可以实现进决赛的愿望了,因为这一成绩在过去多届世界大赛中都能进入决赛,甚至个别情况还可以拿牌。但结果是所有参赛队都出色发挥水平(仅一队犯规),牙买加队还打破世界纪录(36.84秒),成为有史以来成绩水平最高临场发挥成功率最高的一次比赛。我们充分发挥了水平,仅名列第12位。

严酷的现实再次教育我们,把进步的希望寄托在自身努力上只是一个基础,还必须使自身努力达到更高成绩水平的效果,才能真正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第二是在备战过程中香港的进步给我们的启示。当时包括香港队自身在内,没有人认为香港队可以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他们只是为了帮助我队争取奥运会参赛资格而有意加强了接力训练和比赛。而他们在比赛中对关键技术环节有了新的体会,从2012年4月-5月,他们连续4次打破香港地区纪录,最好成绩达到38.47秒(把香港纪录提高了0.77秒,39.24-38.47),超过了当时我们的国家纪录(38.65秒),而且以排名第10先于日本和中国入选奥运参赛阵容(日本排名第13、我队排名第14入选)。我们虽然在奥运会比赛中以38.38秒的成绩超过香港,避免了国家纪录不如地区纪录的尴尬,但仅领先0.09秒。香港以弹丸之地仅5-6名运动员就能达到38.47秒的成绩,而他们的运动员没有一人可以进入国内最高水平比赛的前八名。这种对比给了我们信心,我们的成绩应该比他们好0.5秒左右,38.38秒只是我们一个新的起点。

伦敦奥运会的挫折没有使我们丧失信心,反而使我们愈挫愈勇。中国男子短跑项目已经从国内争雄的迷茫中清醒过来,再次燃起了“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火焰。对于世锦赛奥运会这些过去多年未敢真心靠实力触及的目标,我们依靠自身坚韧不拔的努力,继续迈出了前进的步伐。

2014-2016年,经过多年艰苦而坎坷的努力,我们终于实现了在亚洲和世界大赛上的历史性突破:2014仁川亚运会,我队以37.99秒的成绩获得冠军并打破了日本队保持7年之久的亚洲纪录。这是我们爆发的第一步,这一成绩真正进入了世界先进水平的行列,曾使当时在场的所有日本人(运动员、教练员、官员和记者)惊愕不已静默无声。

2014仁川亚运会

2015北京世锦赛,借东道主之利我们在数万主场观众的热情欢呼声中,再接再厉以37.92秒再破亚洲纪录,并在决赛中战胜众多强手,第三个到达终点,后因美国队犯规被罚,我们获得了亚军。

2016年里约奥运会我们第三次打破亚洲纪录(37.82秒)并最终获得第四名,结束了奥运比赛榜上无名的历史。2014-2016的爆发是多年来无数代中国短跑精英前赴后继共同奋斗的成果,也是自2010年以来决策正确工作到位的具体表现。事实说明,自助者天助,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不需要任何人的“恩赐”,通过自己的努力,我们可以自豪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三)日本崛起(冲击)形势变化的阶段(2016里约奥运会-2020东京奥运会)

在2010-2015年这一阶段,我们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不断战胜困难取得进步,直至2015北京世锦赛获得4×100米亚军。但是,即使如此我们思想深处仍留有一条迷信的小尾巴,还是认为牙买加与美国是不可战胜的,只要他们正常发挥不犯规,全世界其他所有队伍都只能去争一枚铜牌。抱有这种认识,说明我们的思想解放仍然是不彻底的。里约奥运会比赛,日本队的崛起使我们震惊和感受到巨大的冲击。预赛中我队刚以37.82秒的成绩打破亚洲纪录,提高0.1秒;日本队就以37.68秒的成绩把亚洲纪录再提高0.14秒。而在决赛中日本队以37.60秒的成绩再次书写亚洲纪录,以实力战胜美国队获得亚军(美国队后因犯规取消资格。但即使不犯规,比赛也输给日本名列第三,37.62秒)。而且前三棒还领先牙买加队,牙买加队仅靠最后一棒博尔特的强大实力才战胜日本而夺冠。

2016里约奥运会

日本队决赛的成绩超过我队决赛成绩0.3秒(37.60-37.90),差距有3.5米左右。从2014年亚运会我们打破日本队保持的亚洲纪录并获得冠军,才短短两年时间,他们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给了我们一个始料未及的冲击。日本队把自己的最好成绩提高了0.43秒,而37.60秒的成绩是男子4×100米项目有史以来第三好成绩(前两位是牙买加的36.84秒和美国的37.36秒,我队37.82秒的成绩可列第8位)。

注:这是当时2016年的数据。

日本队的崛起使这个项目的形势发生了变化,要想夺取奖牌比过去更难了(再加上有加拿大队等的进步,加队此次获季军,37.64的成绩列世界第4好成绩)。

日本队的进步又给我们以启示和教育,我们亲眼见到亚洲的队伍以高水平成绩在奥运赛场战胜了强大的美国队。而且赛后日本队即以2020年东京奥运会东道主的身份高调宣布,他们下一步目标是在东京奥运会夺冠!日本队的冲击把我们推向了一个转折的十字路口,面对2020东京奥运会,我们应该怎么办?

二、当前的形势和我们的问题

举国体制是中国竞技体育进步过程中由弱变强发展壮大的基础,也是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聚集合力克敌制胜的利器。举国体制的核心是国家利益,围绕国家利益举全国之力,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快的进步和最大的胜利。举国体制是我们制度优越性的体现,受到全世界的瞩目,许多制度不同的国家以各种形式争而效仿(包括日本)。

但是,我们内部却有人对举国体制产生了质疑和否定,他们不是对举国体制执行过程中的不足和缺点提出积极改进的建议和意见,而是蓄意制造竞技体育与全民健身的矛盾,全面否定举国体制的成就,甚至造谣生事混淆视听,在相当范围和时间造成了许多人对“制度的不自信”。甚至出现全运会与奥运会脱钩、全运会不设奖牌榜等“决定”,直接影响和干扰了里约奥运会的备战参赛工作,也对今后竞技体育的发展带来严重的消极影响。面对2020年东京奥运会,没有举国体制,我们能承受日本的冲击吗?这是当前形势和问题的最重之点。虽然我辈百姓无法解决,但必须提出并希望有明确的政策界定,这是解决所有具体问题的基础。

(一)当前的形势

1、从表1可以看出,当前世界男子4×100米项目实力最强的仍是牙买加和美国。他们的强大主要表现在每一名参赛运动员100米的平跑水平和具有个别顶尖高手(如博尔特、加特林等,全队所有参赛运动员100米都在10秒以内),这是其他任何队伍都不能达到的,这两支队伍可以称为第一集团。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尖子运动员们已不在成绩的顶峰,这两队与其他队伍的成绩差距也有明显缩小的趋势,而且博尔特、加特林、鲍威尔、盖伊等很可能不会出现在2020东京奥运会的赛场。但是,由于牙、美两国后备人才众多,没有后继无人之忧,4年后他们仍是世界最强的队伍。

2、第二集团主要是英国、日本和加拿大,这是我们看得见摸的着的最主要的对手。

① 加拿大队:加拿大队历史上就是一支高水平强队。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他们除获得男子100米冠军外(贝利,9.84秒),还以37.69秒的成绩战胜美国队获得男子4×100米冠军(这一成绩比我们现在的最好成绩还高出0.13秒)。2016里约奥运会,他们以100米9.91秒夺得季军的1994年11月出生的德格拉塞为首,组成一支年轻而有实力的队伍(还有两名运动员1992年出生,成绩在10秒-10.10秒间),以37.64秒的成绩打破保持20年之久的国家纪录获得季军。这支队伍虽然年轻但有实战经历(2015北京世锦赛获季军),一定还有进步的空间。

② 日本队:日本队起步时间与我们相近或略晚,大致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重点发展接力项目,以接力为突破口,常抓不懈、坚持至今,取得明显成效并促进单项水平不断提高。在世界最高水平大赛中,日本4×100米接力队从1995年起7次获得世锦赛前八名,经常保持在4-6名之间;从1992年起6次获得奥运会前八名,并夺得1银1铜2枚奖牌。在里约奥运会亮相并夺得亚军的日本队是一支全部由新人组成的队伍,全部都是九零后的年轻选手,平均23.25岁(2015北京世锦赛队伍无一人入选),身体条件好,最后一棒牙买加血统混血儿,已经达到100米10.10秒的成绩,弥补了日本队长期以来较弱的最后一棒。还有一位1999年出生,年仅17岁的加纳血统混血儿,名叫萨尼·布朗,2015年16岁身高即达1.90米,在北京世锦赛上200米跑20.35秒,但此次未下场参加接力比赛(里约奥运会第一棒山县亮太10.03秒、第二棒饭塚翔太20.21秒、第三棒桐生祥秀10.01秒、第四棒剑桥飞鸟10.10秒,基本上没有弱棒)。以2020东京奥运会为目标,这批运动员正是如日中天的好年龄,再有4年的历练与配合,加上主场的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应该还有相当大的进步空间。特别应该注意的是他们的信心和心态,这几位年轻选手首次亮相世界最高水平比赛就大幅度提高成绩(破日本纪录0.43秒)并获得亚军。赛后就公开高调宣布2020东京奥运会要争取夺冠,说明他们通过旗鼓相当地竞争,已经不再迷信牙买加美国不可战胜的神话了,他们决心以自己进步的实力向牙买加和美国宣战并战胜他们。这一点,值得我们反思和学习。

注:这是当时2016年的数据。

③ 英国队:在去年的伦敦世锦赛上,坐拥东道主优势的英国男子接力队,以37.47秒的优异成绩站上世界之巅,并创造国家纪录。近几年,英国田径狠抓男女短跑,男子百米现已集结了六七个世界顶尖高手,具备破10实力的就不下4人——包括1994年出生的乌加(9.96秒,2014年)、1993年出生的格米利(9.97秒,2015年)、1994年出生的米切尔-布雷克(9.99秒,2017年)、1995年出生的休斯(9.91秒,2018年)、1996年出生的普雷斯科德(9.88秒,+2.4m/s,2018年)。而且这些英国飞人大都擅长200米,因此接力的作战能力肯定更胜一筹。在2018年7月22日的钻石联赛伦敦站上,英国男队又跑出37.61秒的好成绩(阵容稍有调整)。

3、从表一所列成绩可以看出史上10个最好成绩都在38秒之内,整体水平明显提高了。我队应该属于前十位中的第三集团,与我队水平相近的队伍应该有6-8支左右(除上述第一二集团外)。这一集团队伍目前在成绩实力上稍逊前两个集团,比赛中主要靠发挥,临场发挥好可以冲奖牌,发挥欠佳则可能进不了决赛。这一集团的队伍有的是历史强队,曾经有辉煌的过去,但当前略有下降,有的是刚有进步的新队(如我队),还存在人员、经验和水平上的许多缺点,都需要结合各自不同情况,有针对性地改进和提高。

4、我们必须面对的另一个严峻形势是:几年来尽管我们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和成绩(100米提高0.26秒,进入世锦赛决赛;4×100米提高0.99秒,获得世锦赛亚军;200米和4×400米也都创造了新的国家纪录),但在2018年亚运会男子短跑5个项目中,我们的对手之强大,个个不能小觑:日本接力和单项的崛起、中东国家如沙特等短跑项目的进步,还有卡塔尔、巴林等西亚多国从非洲和牙买加等大量引进归化运动员如奥古诺德兄弟等所造成的现实。目前,现役亚洲男子百米飞人已有5人打开了10秒大关——卡塔尔奥古诺德9.91秒、中国苏炳添9.91秒、中国谢震业9.97秒、阿曼哈尔西9.97秒、日本桐生祥秀9.98秒……亚洲比赛越来越国际化了,继20多年前中亚五国脱离前苏联加入亚洲行列,就让我们在亚洲和世界比赛中增添无数对手,我们曾经的一些优势项目逐渐式微;现在非洲和美洲的运动员又相继加入,我们今后的对手更多更强,我们前进的路更难走了。

(二)我们的问题

面对新的任务周期,所谓“问题”很大程度上就是有待解决的困难。具体的大小问题(困难)在工作过程中会不断产生,当前必须尽快解决和确定的是大的几个方面:

1、确定目标问题:确定目标是我们主观上要求标准的问题,也是思想认识和自信心的问题。面对2020东京奥运会,我们这支队伍和项目是求变还是求稳?是继续向前冲,还是维持现状?是以日本队为榜样和目标,破除迷信解放思想以提高实力挑战牙买加和美国,冲击最高峰?还是自惭形秽、以保持进入前八名为目标?

2、政策延续问题:除前面提到的举国体制外,新的任务周期能否保证政策的延续性?这是客观条件的问题。领导的重视、支持和有力的保障,是进步和完成任务的先决条件,也是本周期工作成功的经验。如果政策因人因势而变,持续发展的愿望将很难实现。

3、后备人才问题:里约奥运周期,集中全力完成2015-2016重大任务,后备人才问题虽偶有顾及,但并未真正列入工作重点,缺乏未雨绸缪,也错过了一些机会。从新周期任务的更高要求来看,以运动员为主的后备人才问题已有捉襟见肘之窘与青黄不接之忧了。这个问题如何抓?抓什么?

4、工作策略问题:新的备战周期已经拉开序幕,在队伍建设(包括后备人才培养)基础上,可否考虑:研究和确定一个为期4年(至2020年)的工作规划(策略)?包括总的目标任务与阶段性任务要求(不同阶段重点抓什么?放什么?上什么?下什么?……),争取让每一个参与工作的管理者、教练员和运动员知道自己的任务,应该做什么和如何去做,以求得到切实的效果。切忌走一步看一步,因小失大、求近舍远。

三、建议

中国男子4×100米项目和队伍正站在转折的十字路口,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没有缓冲迴旋的余地。建议:

(一)以日本队为学习和赶超的对象,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增强自信、冲击顶峰。下决心在过去几年进步基础上知难而进、以进步的实力向牙买加和美国的地位挑战,首先争取2020东京奥运会夺取奖牌。

(二)希望继续在举国体制基础上确保对项目和队伍的重视、支持和保障。

(三)正确认识我们这支队伍当前已经具备的实力:① 我们是在克服了伤病影响、临阵换将、参赛过少缺乏状态、临场发挥存有瑕疵的情况下达到37.82秒的成绩,说明我们2016年初提出的37.65-37.85的指标是完全可以达到的,我们与日本等队的差距不应夸大。

② 日本队4名运动员平跑成绩相加大致是40.27秒左右,我队目前4名运动员平跑成绩相加大致是40.66秒左右,日本队比我队快0.39秒左右。但在接力比赛中,日本队仅比我队快0.22秒,说明目前在交接技术上我们不逊于日本,差距在平跑实力(表2)。

③ 日本队4名运动员目前无一人进入100米决赛,但却创造了世界有史以来4×100米第三好成绩(2016年数据),其关键在平均实力,没有弱棒。我们虽然已经取得很大进步,但始终存在弱棒是我们的软肋(目前有扩大之势),这是新周期必须解决的问题。

(四)我们的基本策略应该是盯住日本、不管欧美。日本是2020东京奥运会的东道主,目前保持着世界第三的优秀成绩。盯住日本,就是盯住了世界先进水平;不被日本拉下,就会保持在世界先进队伍行列。日本与我国是一衣带水的邻国,在国与国之间和亚洲内部有许多交往机会和条件,特别是亚运会亚锦赛等都是锻炼队伍学习交流的“近水楼台”,与欧美队伍间就很难有这样的可能。“日本能够做到的,我们也一定能做到!”——这是我们起步时的初衷,我们应该在新周期任务中坚持这一信念,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五)在人才培养与使用问题上,应当有当前与长远两种考虑。这里仅以2020为界,提出建议:新的任务周期人才培养和使用问题是第一重要的工作。总原则应该是挖潜增效提高实力。① 挖潜主要针对目前队伍中几位主力队员(苏、谢)而言。要保持队伍的基本结构,同时要从多方面创造条件加强保障,使他们留人留心,继续挖掘潜力争取提高。② 增效主要针对目前60米已达到6.6秒之内、100米在10.30秒之内的几名新秀,以及在接力队参加训练或比赛的培养对象。60米多次跑到6.55秒左右,这是世界室内比赛都可以接近名次的成绩,与之相对应的100米成绩应该在10.10秒左右,而我国这几位新秀最好偶尔跑一次10.30秒以内的成绩,多数时候竟在10.40秒左右。这种情况说明我们后备人才培养工作缺乏针对性缺乏实效。运动员没有60米-100米的转换与表现,在能力和心理上都有很大的欠缺,放到接力队中就是弱棒。造成这种情况可能有多种原因(安于小成没有压力没有努力目标;比赛太少缺乏表现机会;训练安排有问题;伤病影响……等),应该根据不同运动员具体情况,有计划有针对性地提出措施加以解决。其中一个共性问题是国内外比赛都少,只练不比,白白浪费了时光和进步的希望。应该加强对后备人才国内外参赛的计划和要求,增大锻炼机会、提供进步的条件(如参加国内外系列单项比赛、与老队员共同组队参加接力国际比赛等)。争取2-3年内有2-3人达到10.10秒-10.20秒内成绩。③ 继续与青训部门配合,进一步发掘潜在的年轻一辈新人。当前在亚洲范围内,20岁以下青年运动员100米达到10.10秒以内的已有多人(日本、沙特等),我们亦应积极发掘培养。

(六)在新周期任务要求中,建议主动考虑上下、升降,可否以2018亚运会、2019世锦赛和2020奥运会为主要任务,并依此逐步提高要求?

(七)近些年来,田径中心竞赛部门在国内各类比赛中对接力项目设置、人员组成、参赛条件与标准等诸多方面在竞赛规程中给予了政策性扶持,促进了接力项目训练比赛的日趋繁荣。但是繁荣背后存在根深蒂固的严重问题,那就是全国各队基本上以追求名次为目标,对成绩没有高标准要求、小富即安,自己保守却把希望寄托在别人失误之上。所以二十年来全国各队参加大小接力比赛无数,除广东队2013全运会决赛跑进39秒内其他无任何一队突破39秒(原文写于2016年,这是当时的数据。现在破39秒的队伍又增加了湖北和北京,但还应有4-5支队伍应努力跟上)。这种比赛增多、参赛队伍增多、但整体成绩水平长期停滞不前的“水涨船不高”现象,使通过接力比赛促进短跑运动全面发展和人才涌现的愿望落空。建议在接力比赛规程中就成绩水平问题设置标准给予适当奖惩,以使竞赛部门提供的机会真正发挥作用。此外,国内竞赛总体上次数偏少,不利于运动员更好贯彻练赛结合以赛促练的方针,尤其是全运会年许多单位不合情理地以行政手段干涉运动员参赛,寄希望于“毕其功于一役”的错误做法。建议在可行条件下,适当增加比赛次数安排,并适当对运动员参赛次数提出强制性主导要求,以促进训练质量提高和增加进步机会。

中国男子4×100米项目在取得长足进步后,正处在关键的转折关头。在一片赞扬声中,我们决不能产生错觉,以为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行百里者半九十,最后一段路才是最困难的。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破浪扬帆、任重道远,我们衷心希望这个项目和这支队伍再接再厉,以“从零开始”的精神继续努力,战胜一切困难,以实际行动和成绩完成2020东京奥运会任务,推动中国短跑运动继续进步。

【全文完,感谢余老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本站动态 | 广告服务| 商业合作 | 联系方式 | 服务声明 |
Copyright © 2017 潍坊人事考试信息网 版权所有